走进无锡 ==> 无锡文化 ==> 文脉 ==> 吴文化                 


  每每有外地的朋友问起我:“去无锡玩,哪些地方是必游之地?”我常常会不假思索回答道:“去鼋头渚游太湖,去影视基地看表演,去灵山大佛听钟声,去锡惠公园赏园林。对了,不要忘了去游古运河啊!”“无锡的古运河哪里才是精华?”这可难不倒我,因为我会向他们介绍去三里桥游古运河。

   我说的三里桥是指三里桥地区,具体来说就是从吴桥到莲蓉桥一段。一些老无锡可能比较熟悉这里,因为这里和当年相比已经面目全非了,所以无锡的年轻一代也并不会很熟悉。现代人对旅游的观念已经不仅仅是走走看看了,还要领略其中的文化内涵。我觉得三里桥地区完全符合要求。既然这样,那就随我做一次纸上游吧,相信你一样可以领略大运河的魅力,体会都市中所不曾有的古老人文气息。

桥的故事

   既然是游古运河,桥是必不可少的。在三里桥地区最主要的有四座,由北向南分别是吴桥、三里桥和莲蓉桥。三个名字却有四座桥,让我先卖个关子,稍后再叙。

   这四座桥可都大有来头。先说吴桥吧。官方有关老吴桥的记载是这样写的:“此处河阔水深。原为一渡口。民国4年冬,上海丝茧业巨子、无锡源康丝厂经理、安徽人吴子敬,到无锡视察厂务,到黄埠墩渡口,见众人争渡落水,顿生义举之心,慨然出资27000两白银建桥。委上海求新船厂承建。民国5年春施工,仿上海外白渡桥型。民国6年3月通行。为纪念吴独资捐造,故名吴桥。”吴桥直到1965年改建时,才将原来桥面高架铁梁拆除,而且还改名为“解放桥”。1982年吴桥又恢复了现名。吴桥最近的一次改建是在1993年,工程还获得了建设部“鲁班奖”,此是后话。站在吴桥之上,仰可眺锡山惠山,俯可瞰码头黄埠。白天,犹可见船只穿梭在新旧河道间,晚上,尚能辨灯火闪烁在亭阁檐角上。只是,耳边再也听不见昔日繁华码头的喧哗声,鼻中再也闻不到那随风漫巷的鱼腥和谷香。

   现在可以向大家解释“三名四桥”的原因了,因为三里桥有两座:靠吴桥近的叫“新三里桥”,远一些的叫“老三里桥”。沿河路桥改造的时候,原先很高的新三里桥,现在不留心已经难以察觉了。其中比较有名的是老三里桥。老三里桥的名字由来很有趣,据说是因为距离老北门三里而得名。现在老北门早已不在了,但三里桥的名字却踏着时间流传下来了。据说当年在老三里桥旁有座“芙蓉楼”。这间座落在老三里桥旁的河浜上的三开间四进的三层木结构楼房,是当时这一带最高大最漂亮的建筑物。在芙蓉楼可以吃饭、品茶、听戏。而且,这里还是粮行和客商谈生意的地方,可说是当时的“休闲中心”和“交易中心”。可惜这楼早已不存,只在老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些许碎片,感慨事过境迁。

   最南面是无锡人俗称“大桥”的莲蓉桥了。此桥因此地河、浜、塘多,形似莲花而得名,又因为地处竹场巷,也被叫作“竹巷大桥”。昔时这里的繁华程度,三言两语难以说清,不过,我们同样也可以通过附近里弄的名字,感受一下这里昔时的商业场景:竹场巷,1830年开始,以经营竹器得名;笆斗弄,因清朝有两家笆斗店得名;布巷弄,以开布行得名;麻饼沿河,以麻、植物油饼贸易集散地得名;芋头沿河,以经营芋头为主的山地货得名;桃枣沿河,以多桃枣等南北货店而得名。随着城市的发展,这里很多里弄已经拆掉了,那些响当当的老字号也渐渐消失。留下的字号,或易地,或转行,屈指可数了。惟有莲蓉桥上的大吉春参药店,自1865年创办以来,虽几经浮沉,口碑犹存,至今锡人犹慕名而去煎膏抓药。
历经时间的沧桑,桥都不是当年的桥了,但桥的故事还会流传下去。不管你是长在这里,还是路过这里,请把这些故事讲给他人听,共同传承这美好的回忆。

今昔米市

   在老三里桥旁就是无锡米市。无锡的米市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因为无锡地处江南中心地带,京杭大运河贯穿全境明朝万历年间,交通便利,湖南、江西、安徽、苏北等产粮地区的粮船到无锡很方便,沪浙粮商从无锡购粮南运更是便利。而且无锡土地肥沃,本身就出产优质稻米,明朝时莲蓉桥附近已有米市。乾隆年间,无锡粮食的吞吐量达到七八百万石,光绪年间,仅北塘大街到三里桥段,1公里长的地方竟有大小粮行80多家。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无锡和长沙、芜湖、九江并称为全国四大米市。当时粮食堆栈容量为东南各省之冠,粮食加工业成为全国5大碾米中心。一些上世纪初建造的面粉厂和碾米厂还在旧址,见证了当年的辉煌。

   但随着交通运输的现代化和城市布局调整、部分古运河段禁航以及周边城市米市竞争激烈,昔日繁忙的大运河运粮船队已不见踪影,搬运麻袋的喧嚣也偃旗息鼓。曾经的辉煌不会就这样没落,在米市旧址以北树立了一座牌楼,额书“无锡米市”。我站在牌楼前,凝望着上面雄健的笔迹,仿佛又听见船浆声声,看见人流不息热闹场景。如果你来会否与我有相同的感受!

黄埠墩传奇

两水回环抱一洲,不通车马只通舟。
到来俯视原无地,攀徙遥吟恰有楼。
含雨湿云偏似重,隔湖烟屿望如浮。
惠山翠色迎眉睫,慢虑沾衣作胜游。

  这首诗名为《黄埠墩》,可能大多数都没看过,但写这首诗的作者我相信肯定无人不晓,他名叫爱新觉罗·弘历,也就是乾隆皇帝。连皇帝都亲自写诗称颂的地方肯定不简单,所以黄埠墩是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黄埠墩又名“小金山”,位于吴桥以南、惠山浜口的古运河中心,四面环水,是运河中的“孤岛”。运河水紧贴着黄埠墩分成两股奔流而去,而黄埠墩则石砌驳岸伫立于水中,任凭风吹浪打,难怪黄埠墩被人们誉为“天关”。泊船登上黄埠墩才发现它小巧玲珑,面积只有220平方米,比一个篮球场还小。圆形的墩上用围墙围着,院内种有花草树木,宛若江南水上的一户人家。与运河上船只来来往往一片繁忙相比,黄埠墩上则显得十分清静悠闲。不要小看这个弹丸之地,却因历史上曾有“二相二帝一青天”在此歇脚而闻名遐迩。相传公元前248年,楚国丞相春申君黄歇徙封江南,在治理芙蓉湖水患时,曾扎营该墩,这也是“黄埠墩”名称的由来。南宋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状元出身的南宋宰相、民族英雄文天祥,抗元失败后被元军羁押沿着京杭大运河北上途径无锡,夜泊于黄埠墩,度过了难眠一夜,并写下了《过无锡》诗一首,报国心碎,悲壮感人:“金山冉冉波涛雨,锡水茫茫草木春。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人。英雄未死心先碎,父老相从鼻欲辛。夜读程婴存国事,一回惆怅一沾巾。”到了明朝,墩上有寺庙,中楼建阁,东为“文昌阁”,西称“环翠楼”,南曰“小金山”,北名“水月轩”。明朝著名清官海瑞在任应天巡抚时,曾到无锡游玩为墩上的环翠楼题写额匾“环玩临水第一楼”。清康熙、乾隆两帝南巡时曾多次在黄埠墩上歇脚,高兴至极,便题诗咏怀。乾隆曾留下“两水回环抱一洲,不通车马只通舟”的诗句。清咸丰年间,黄埠墩上的佛殿楼阁毁于战火。1981年,无锡将南门外张元庵戏台拆迁于此,建有一亭,名叫“正气楼”,并加建有望山楼,文天祥诗碑,蓬莱门等。

   关于黄埠墩黄埠墩还有好几个传说。相传有一日,一条黄鳝精下到凡间,准备作恶。玉皇大帝得知后便派哪咤三太子追剿,当黄鳝精飞临无锡古运河上空时,被哪吒追上,用法宝斩杀了黄鳝精。这黄鳝精便落入运河之中。黄鳝头化为黄埠墩,鳝段化为江尖至小尖,西水墩则为鳝尾。又传,古时无锡运河中有一条蛟龙。有一天,三里桥米市岸边有一装满稻谷的船只停泊,到了夜半时分,运河中突然风浪大作,船只倾覆,稻谷颗粒不见,人员却毫发无损。人们纷纷怀疑是蛟龙所为。(龙头为江尖,龙身为小尖,龙尾为西水墩。)便在三里桥米市前的运河中筑一土墩(黄埠墩)则为龙珠,以安抚这条蛟龙。在百姓中流传,无论运河中水位怎样涨升,黄埠墩这颗龙珠,始终不会被水淹没,此为无锡一奇!

听老人说

   我之所以会对三里桥地区推崇有加,是因为这里有着无数吸引人的故事。我曾经和一个住在三里桥地区几十年的王老伯聊过天,听他讲从前的三里桥。

   一说起三里桥的故事,王老伯原本浑浊的眼神中放射出奕奕光彩。王老伯对我说:“当年这三里桥一带可不是这样的,那时这里可是我们无锡的商业中心,比起现在的中山路来更热闹。南来北往的商人、船队以及无锡本地人都到这里来。整个运河岸边都是人,而运河里密密麻麻的都是船,连水面也看不到。一年365天几乎天天如此。在这里一年还有好几次盛大的节日。一个是每年农历三月廿八日,一个是端午节。三月廿八日是香会。那时的香会就像过年一样,大人小孩都往街上跑。因为每年这天,大家都要去庙里烧香求平安。三里桥一带有黄埠墩、府庙,都是很灵的,香火特别旺。这时候全国各地的小商小贩也都过来摆摊卖货,天南地北的东西应有尽有。我们那时侯也都只有六七岁,过完年就等着这一天,好像过儿童节一样。每年端午节更是隆重。因为这里多是靠船为生的人,端午要祭水,保佑一年的平安,所以划龙舟就必不可少。每到这天古运河两岸站满了人,那个热闹哦!”看着王老伯那陶醉的笑脸,我也被感染了,真希望也能亲眼看看这不曾见过的景象。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三里桥地区历经数百年的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现在的米市可能没有当年的喧嚣,古运河水面不再那么拥挤,黄埠墩的香火不那么兴旺。但没关系,新的三里桥地区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江尖公园的美丽,蓉湖大桥的壮观,新住宅小区的干净清爽,都会深深吸引我们。现在市政府还在古运河上修建水利枢纽工程,建成后可以彻底解决三里桥地区地势低洼,经常被淹的情况。

   如果你想体会一种古老与现代交织在一起的感觉,那么就去三里桥地区走走看看,我想你一定不会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