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整治“小飞龙” 从源头查禁开始

2018年11月02日 15:24:24 来源: 无锡市委宣传部

    眼下,我市新一轮重拳整治非标电动(燃油)三、四轮车的行动正在进行中。近几年,整治“小飞龙”的行动一直在持续,但“风头”过去,“小飞龙”很快就卷土重来。一些市民不禁质疑,声势浩大的整治行动为何难以彻底杜绝“小飞龙”?究竟是禁的力度不够,还是另有原因?

    现象 横行霸道、非法营运乱象普遍

    近日,记者来到惠山区人民医院南门、百乐门广场、万达广场、洛社人民路影剧院公交站台、刘潭地铁站等处调查,发现虽屡经整治,但排成长队的“小飞龙”依然占据着路面或非机动车道,并随意停放。尤其是在地铁站附近,路面上行驶的非法电动三轮车甚至多过出租车。每当有乘客出站,一群电动三轮车主争相跑上去揽客,一番讨价还价后扬长而去。

    记者询问了几位准备乘坐电动三轮车的市民。“有急事时,出租车喊不到,公交车要么没有站点,要么要等,坐三轮车其实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市民李先生说,明知存在安全隐患,但选择电动三轮车的原因除了价格便宜、快捷之外,主要是解决短途交通难题。从地铁下来后,还要步行10分钟才到公交站台,特别是遇到刮风下雨或有行李时,还是搭三轮车比较方便,可以一直送到家门口。“我觉得有需求肯定就有市场,如果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问题解决了,市民出行方便了,三轮车的需求就少了。”

    “这种全封闭的电动三轮车车身结构脆弱且重心不稳,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很容易侧翻。”惠山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陈煜浏说,由于电动三轮车没有牌照,因此要确切统计数据很难。经过前期摸底排查,整个惠山区的电动三轮车大概有5000辆左右,像钱桥大街钱桥社区医院门口、天一地铁站、堰桥地铁站等区域,是“小飞龙”盘踞的重要聚集点。从今年5月到现在,仅仅在堰桥地区就查获了380多辆“小飞龙”。

    问题 查处速度跟不上商家卖的速度

    交警每天在路上拦截整治“小飞龙”,却禁而不绝。相反,市场上的电动三轮车销售也依旧火爆,甚至有的销售老板直言不讳地说“交警查扣越多,生意就越好做”。

    为何如此猖獗?惠山交警大队大队长钱朝晖介绍,如何管控电动三轮车上路一直是让执勤民警头疼的问题。长期以来,整治工作只是通过交警路面查扣违法车辆进行管理,而其源头生产、销售、改装等环节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经前期排查,目前惠山区共有10多家“小飞龙”销售店铺,仅洛社中兴路上就有2家“专卖店”。这些三轮车售价三五千元至一万元,不缴纳保险、不办理任何营运执照就上路拉客。

    “警方这边抓,商家那边卖”,警方抓的速度远不及商家卖的速度。面对如此现状,交警颇为无奈。“如不从源头控制三轮车投放市场数量,交警再怎么治理也无济于事。”钱朝晖说,车主对交警的查处扣车根本不在乎,没收了再买一辆,几天的赚头就能将损失弥补回来,再者“无牌无证,法律难追究”的现象滋养了车主“重操旧业”的心理,所以,被查扣过三四辆“小飞龙”的车主不是少数。最典型的是,住在胡家渡的一名50多岁的苏北女性,2年间共被扣了12辆“小飞龙”,现在依旧驾着电三轮做着非法营运的“老本行”。

    难点 暴力抗法、取证困难让民警挠头

    近几年,交警、城管、工商和交通等相关部门多次联合执法,但仅靠“堵”似乎难以奏效,那么目前存在哪些执法难点?

    交警说,在查扣非法营运三轮车时,经常受到车主的讥讽、谩骂、诬告。“整治行动中,暴力抗法时常发生,电动车主驾车闯卡逃逸、冲撞执法人员和车辆,险象环生。”崇安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王斌震说,因为从事三轮车非法营运的人员中,有一部分是残疾人和生活困难群体,“小飞龙”营运是他们的主要谋生手段。像中央车站的“小飞龙”群体就是以残疾人为主,这些“老面孔”常年跟交警“打游击”,一旦被查扣,各种借口或耍赖轮番上演,其中还有一些是身体健全却假冒残疾人驾驶残疾人电动三轮车进行非法营运的,单靠民警个人劝导或处罚,不仅难度大,效果也不理想。

    “老年代步车”违法行为也让执勤民警头疼。“无需驾驶资格、无需上牌照,价格也便宜,导致越来越多的‘老年代步车’不仅加入非法营运载客的行列,还成为买菜或接送孩子上学的交通工具。”交警勤务科相关负责人说,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取证难,只有在巡逻的时候对比较可疑的、常见的车辆进行处罚。另外,“老年代步车”其中不乏是中年人,甚至还有年轻女司机。他们利用老年代步车“来去如风”的特点,不守交通法规,随意变道,非法占用停车位等,加剧了交通混乱。一旦发生交通事故,事故责任、损害赔偿鉴定,让民警挠头。

    对策 先查源头、限期淘汰、严管严罚

    源头难题如何攻破?交警介绍,经过前期排查摸底,已明确我市电动(燃油)三、四轮车非法销售点有53家,销售车辆类型有电瓶三轮车、三轮载客车、载货电动三轮车、老年电瓶代步车、机动三轮车、二轮电动车等,其中锡山区销售点多达32家。下一步,联合执法小组将开展对非法生产车辆的作坊、窝点,正规企业违规生产非法车辆以及销售不符合规定车辆的商店联手进行源头整治,并根据相关专项整治通告,要求全市范围内严禁生产、销售非标电动(燃油)三、四轮车辆。对不执行的,给予处罚。生产、销售非标电动车的,将依法没收非法生产、销售的成品及配件,并处非法产品价值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有营业执照的,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没有营业执照的,依法予以查封、扣押。

    对于本市残疾人群体,自公告一个月内,可以持有效证件及所有车辆相关证明文件,到各市(县)、区残联办理登记、申请手续,以便后期车辆置换或报废的政府补贴领取。须提醒的是,如果逾期不办理,不得享受置换或补贴政策。

    “按照人性化执法的原则,‘平稳过渡、限期淘汰’。”交警相关负责人说,从明年1月1起,只要驾驶非标电动(燃油)三、四轮车辆上道路行驶的,会被依法收缴车辆,并强制报废;未取得相应机动车驾驶证的,将依法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并处15日以下拘留。同时,对于扰乱公共秩序或者阻碍依法执行职务的,将予以治安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寄 畅 快 语关键是解决好“最后一公里”出行

    整治非标电动(燃油)三、四轮车辆(“小飞龙”)是个“老大难”问题了,久禁不绝的原因有很多,但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市民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没有解决好。借打造优美环境合格区契机,相关地方和部门在源头管控和路面查扣“双管齐下”的同时,更要综合施策,满足居民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需求。市民有更好的出行替代方式后,“小飞龙”也会逐步消失。

    目前无锡已开通了2条地铁线路,公交线网也不断加密,还推出了定制公交、微循环公交,但地铁、公交解决的是片、块出行问题,无法解决人们点到点的出行问题。“小飞龙”正是瞅准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空白,才有了立足空间。诚然,“小飞龙”解决了部分市民的短距离出行问题,也解决了部分困难群众的生计问题,但从长远来说,其存在也对其他交通参与者生命安全构成了一些威胁,与无锡作为全国首个文明城市群和内地最宜居城市的形象不符。因此,在加强专项整治的同时,必须着眼城市长远发展和市民安全便捷出行需要,填补“最后一公里”出行空白,补齐这块民生短板。

    满足市民日常短距离的出行需求,还是要靠公共交通系统的完善。洛社、太湖新城等地区这几年开行了微循环公交,虽然满足了部分群众出行需求,但不少班次开行时间间隔在20分钟以上,且收班时间早,有的末班车是18时,建议适当加密班次、延长末班车时间。前段时间北京开通了“合乘公交”,市民可以在网上下单,像预约网约车一样预约公交车,满足了市民个性化、临时性出行需求,期待无锡公交也能多一些这样的精细化服务。共享单车的出现,让不少“黑车”和“小飞龙”没了市场,尽管共享单车目前还存在乱停放等问题,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整治后情况已有改观,部分单车公司加大了运维力量,热门区域车辆大量积聚情况减少,后期相关部门应为共享单车规划设置一定的停放点,最大限度发挥其优势减少其弊端。

    “小飞龙”问题不只无锡一地存在,苏州、常州等邻城都加大了综合整治力度,如果无锡不下猛药出重拳,势必成为周边地区“小飞龙”流入的“洼地”,到时情况将更复杂、局面将更被动,所以我们必须拿出勇气和担当啃下这块“硬骨头”。(石洪萍)

 

[编辑: 文静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3653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