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庄的垃圾分类实践
【字号  
 

    “真没想到,在城市里很多地方都难以推广开来的垃圾分类,在我们村里居然做得有声有色。”在惠山区洛社镇福山村,5月初从外地回家探亲的沈岳华,对家门口出现的两只垃圾桶颇感意外,“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标识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家人告诉沈岳华,原来家门口的大垃圾桶都被撤走了,村里从半年前开始实行垃圾分类,生活垃圾要按照可沤、不可沤分类后,放到相应的小桶,再由保洁员收走。

    环境卫生的“破窗效应”,是让很多乡村头疼的事。惠山的许多农村房屋、道路多年未曾翻修,乡村面貌较为陈旧,村民随意倾倒垃圾的现象屡见不鲜。作为惠山区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福山村将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资源化利用作为村庄环境优化的长效抓手。为了让垃圾分类简单易学,通过召开妇女宣讲会、举办培训班、发放信息表等群众易于接受的形式,采取村民初分、村级处理中心沤肥、转运上级垃圾处理厂焚烧的三级垃圾分类法,部分垃圾不出村就地消化,实现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化和资源化。环卫工作人员定期上门指导村民合理分类垃圾,第一时间发现并整改问题,避免源头分类的“无用功”。

    回来才几天,沈岳华就感受到了村里的变化。“门口不再有异味,路上也挺干净。”他回忆,以往自家门前有一只大垃圾桶,每到晚上里面满是垃圾,按照村保洁员的说法,平常村里每天十来个垃圾桶都是满满的,逢年过节时的垃圾要比平常多一倍; 现在每天送往垃圾处理厂焚烧的垃圾比原先的1吨多减少了一半。

    垃圾分类后如何实现“变废为宝”,福山村斥资近200万元自建了一个厨余垃圾处理中心。“厨余垃圾全部上分拣台进行二次分类并压缩,添加生物菌经过24小时发酵后形成有机肥,剩余的废水还可以冲洗垃圾桶。”福山村书记徐明杰带领记者观看处理中心一侧的新型水蜜桃试验田,只见用中心出产的有机肥培育的桃苗长势喜人。“肥料颜色深,雨后积水混合肥料的浓度也很高,这说明肥料的肥力不错。”桃农刘晓琴说。目前,中心每天收集村中餐厨垃圾约600公斤,产生有机肥近300公斤,免费交给农民使用。

    虽说采取了较为简要的分类方法,村民也容易掌握,但真正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刚开始推行时,保洁员发现一些村民在下地干活时捎带着把垃圾扔在村头的垃圾箱旁边,许多并未分类。徐明杰说,发现问题后就召开了村民大会再三解释强调; 私下里发现一些村民分类垃圾不到位或不愿实行,他有时还会“红脸”。光因为垃圾分类与美丽村庄建设,村里前后足足召开了5次村民大会。

    习惯是一步步养成的,一开始徐明杰要求保洁员对垃圾是“不分类的不收”。村民初步养成分类习惯后便采取“分类分不好的不收”。在推行的同时,村委工作人员与妇女代表教村民利用一些生活垃圾制作酵素作为日用品,一定程度上激起了大家对于垃圾分类的兴趣与热情。此外,通过“小手拉大手”的活动,当地村委与杨市幼儿园、小学联合推行垃圾分类教育课程,让孩子们明白生活垃圾分类的好处,培养其积极性,从而反向鼓励家长开展生活垃圾分类,事半功倍。如今,全村500多户村民中的85%已加入到生活垃圾分类的队伍中。

    

责任编辑: 文静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288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