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个团圆梦 寻亲会办了17年
【字号  
 

    昨日早上七时,家住东港的史惠刚带着70岁的母亲沈菊英赶往宜兴参加寻亲会,这场寻亲会,沈菊英期待了半年。小儿子被抱出去的40年里,沈菊英和家人通过各种途径打听消息,始终没有下落。她希望通过这次寻亲会,有人会把信息带到当地,让儿子知道,家人在找他,在等他。

    到达现场后,沈菊英却一言不发,只是举着印有儿子照片的牌子,四处张望,看到别人拿着的照片,沈菊英都要凑上去看看是不是儿子。“当年家中11口人,迫于无奈才把最小的儿子送到了河南兰考,送走时和对方说好的保持联系,但两次书信后就失联了。”说到这,沈菊英忍不住落泪,“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儿子一面。”

    一张张寻亲牌,上面印有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年龄、长相特征……昨日,像沈菊英一样参加寻亲会的有百余人,其中近80人来自河南、安徽、内蒙古等地。来自河南安阳的彭书民告诉记者,十多年的寻亲路上,他结识了一批当年的“上海孤儿”,大家组成了寻亲团,上海、无锡、苏州只要有寻亲会他们必到,这次来了有20人。

    据了解,由“寻亲大姐”吕顺芳组织的陶都寻亲会已走过了17个年头,十余年间,许多人通过这样的方式圆了团聚梦。如今,很多寻亲者不但通过传统的看长相、对信息认亲,还运用DNA鉴定法,试图在基因库里尽快找到亲人。 下转第7版>>>  上接第1版>>>       “找不到咯,找不到咯。”人群中传来一声声沉重的叹息声。只见一位老人在志愿者的搀扶下,穿行在人群中。对于这位老人,记者印象深刻,老人名叫夏健杰,2016年,记者在宜兴树人中学举行的寻亲会上见过他。当年,他一早从乡下乘车赶到城里,坐在学校走廊里,胸前挂了一块寻儿的牌子。

    两年过去了,老人的行动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了,今年已是94岁高龄,当天由其他寻亲者顺路带来。“家里子女都在外地工作,没法赶过来,”夏健杰告诉记者,“我寻亲会必到,十多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两个娃娃抱出去是四月初八当地吃乌饭那天,现在一到这个时候就想,想啊。”看着别人举着的照片,夏健杰一个个拿起仔细看,又一个个放下。

    

责任编辑: 文静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277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