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规范农村“小微权力”运行
【字号  
 

    江阴市璜土镇璜土村有一个清廉文化园,园里有一片莲花池,池上有座桥,曰“三元桥”,池边有一棵树,一树五枝,曰“五子登科树”,树旁还有一鼎钟,刻有“警钟长鸣”四字。璜土村的村民有个特别的仪式:子女入学、工作前都要到这园子里走一走,过桥、抚树、敲钟,寓意连中三元、五子登科且洁身自好、永葆幸福。

    “除了一口钟是村里出资的,其他都是村民们主动筹资建的,大家觉得‘送钟’不好听。”村书记钱俊贤高兴地说,“不仅如此,村里很多公共设施、建设改造工程都有村民出资部分,大家都争着出钱出力。”民风淳、政风清,村干部风清气正真心为民办实事,村民相信依赖村干部、支持参与村庄发展,璜土村正是江阴市积极规范村级“小微权力”运行,推进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一个缩影和典型。

    去粗求精,打开天窗说亮话

    对比多年前,大多数村民有这样一个固定思维模式:村干部请人吃饭,大约都属公款吃喝;村干部的亲友获得补助,大约都是关系特别;村干部负责村居工程,大约都有油水可捞……信息不对称成为党群干群关系的鸿沟和矛盾的根源。

    赢得公信靠公开。2011年,江阴市以“制度+科技”为抓手,创新开发“三务”公开信息系统,全市17个镇街、252个行政村全部配置三务公开“直通车”触摸屏,全面公开党务、政务、村务三个方面共计17个大项67个小项内容。“三务公开信息‘直通车’ 建设,促进了‘三资’ 管理等重要信息的公开透明,一定程度上规范了村级经济行为,但是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理想效果。”市委农工办副主任李湘阳说,“主要问题集中在两个方面:公开程度不够,群众不相信数字; 公开‘进村不入户’,群众关注度不高。”带着问题,江阴一直在不停探索。

    2016年,在原有系统的基础上,江阴开发“e阳光三务公开直通车”手机APP,并以璜土村为试点开发三务公开“户户通”平台,核心就是“三资”管理全公开,从简单笼统、缺乏实质性的“模糊公开”转变成大到一项活动、小到一张单据的全方位“精准公开”。村里的资金使用、财务收支、集体资产资源的使用分配、工程建设等群众最为关心的情况等全部公开,且细化到每一张合同、发票、附件清单、银行转账等。比如村民想了解村干部外出考察的情况,打开电视机,选定日期项目,所有涉及考察项目的费用、票据、明细一目了然。村民想了解村里某项工程的建设情况,就能看到涉及该工程的村委会会议纪要、村民代表会议签字决定、工程立项、施工合同、审计情况等全套信息。

    璜土村党委书记钱俊贤说:“只要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往的猜疑、矛盾就会消除,工作就会顺畅,群众的参与度就能提高,而群众的全面参与、全程监督又促进了村干部的清正为民、干事创业的激情。”

    先破后立,重塑“小微权力”运行正轨

    2016年下半年,江阴市农工办组织第三方机构抽审20个村,发现农村“三资”管理问题221个。公款私存、资金出借隐患多、项目工程管理不规范……普遍性、历史性、顽固性、反复性是村级管理的问题共性。

    江阴市深化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治理工作应运而生,走村入户调研排查、信访线索清仓起底、第三方机构逐村审计……市纪委牵头农工办、民政局等部门组成6个专项工作组,对农村集体产权交易、集体资金出借、财务管理、惠农资金发放等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开展深度整治。专项整治工作共发现涉及公款私存、资金违规出借、工程招投标等问题26类291个。问题并非点到为止,该市将专项治理成果融入巡察工作中,对问题线索比较突出的部分村(社区)开展点穴式延伸巡察,发现涉及资金管理、集体产权交易等43类308个问题,移送问题线索51条,问责基层干部45人。

    整改,非阵痛无以有成效。江阴蔡桥村书记蒋海滨,镇村干部和乡里乡亲都交口称赞的好书记。十几年间,蒋海滨自己掏腰包40余万元带领蔡桥村脱贫致富。最近两年,村里总算还清了积欠开始有了积蓄。钱有了,问题也来了,蒋海滨利用村级资金承兑汇票贴息收入私设小金库,用于村里开支。问题暴露后,蒋海滨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谈起他,参与查办的纪检干部至今仍感到不忍心:“蒋海滨建小金库的出发点是为了村里,他简单地认为只要钱不入个人腰包就没有问题,他的案例也反映了农村基层普遍缺乏工作规范,村干部普遍规则规矩意识薄弱,很容易越过边线、触碰底线。”

    问题就是工作的指挥棒。2017年,江阴市快速启动农村集体“三资”管理领域自查自纠专项行动,重点查找村级资产管理、集体债权债务、八项规定及相关制度执行、建设工程管理及农村三务公开等6个方面问题并进行整治。江阴市委常委、纪委书记余银龙表示:“我们就是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以快刀斩乱麻的势头,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动农村‘小微权力’脱胎换骨走向规范。”

    破而后立,晓喻新生。按照有据可依、简便易行的原则,市纪委会同相关职能部门系统梳理农村基层“小微权力”的项目、类别、标准、范围,建立权力清单,各村(社区)因地制宜编制必设清单、负面清单、特色清单。编制村(社区)重点权力事项操作规范,固化权力运行的程序和轨道。同时,制定《农村(社区)干部履职行为规范手册》和履职行为负面清单,划定法纪底线,明确禁止性规范要求,干部要“做什么”、“怎么做”、“什么不能做”,清晰明了。

    上下结合,确保权力监管无盲区

    基层治理事务繁杂,“小微权力”点多面广,开展全方位的监督十分重要。江阴市坚持市、镇、村“三资”管理同步加强,形成了上级监督、村监会监督、群众监督、科技监督四位一体的监管体系。全面推进以“三资”监管为核心的农村三务公开信息“直通车”信息化平台建设,建立审计监督、联合监督等各项监督制度,重点围绕各村(社区)资金出借、资产出租等方面,不定期开展随机抽查审计,农工办、审计、民政等职能部门定期分类专项督查,对发现的村账镇(街道)代理把关不严、“三务”公开不规范、村民理财小组履职不到位等问题,及时反馈督促整改。进一步完善通报问责移送制度,各联合部门在工作检查督查中发现的违规违纪问题及时移送市纪委。

    2017年5月以来,长泾镇党委副书记孙仲英已经连续两次带队对全镇所有村(社区)进行“三资”管理专项检查,认真排查村级管理中存在的有章不循、有禁不止、仍按旧法办事等情况,对发现问题的村(社区),采取党纪处分、诫勉谈话、提醒谈话等方式来强化村级“一把手”责任意识。云亭街道自2010年以来已经全部实行村账街道代理制度,针对近年来冒出的新情况、新问题,街道在原有管理体系上又对审批结报手续、内部监督制度等进一步细化完善。璜土镇每年都聘请审计公司对12个行政村进行第三方审计,今年还启动了“非现金结算”、“村务卡”试点工作。

    翻开村监委的《重点权力事项监督手册》,村里财务开支审批、财务收入管理、现金(备用金)管理程序执行情况和问题一目了然。《监督手册》与《农村(社区)干部履职行为规范手册》无缝对接,村监委每月必须填写上报。周庄镇山泉村监委主任江李明感叹地说:“以前是有名无实,现在是名正言顺,村监委的监督已经渗透到村级管理的方方面面,最明显的一点是票据都要经由我们签字,否则镇里都一律不准审核。”

    群众监督是最有生命力的监督。户外公开栏、三务“直通车”触摸屏、电视机、手机APP,科技的发展为村级信息公开带来了新的活力,也给群众监督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我要反映企业用地面积不实问题”,村民的意见启动了覆盖整个山泉村企业的土地核查工作,村民理财小组和村民一起对一些较大企业的用地面积进行了重新丈量,共清理出企业多占土地面积26.5亩,增加村级收入21万元。无处不在监督推动了村级管理的日益规范,成为农村社会健康平稳发展源源不断的活力。(澄纪宣)

责任编辑: 崔可可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31122016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