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施策,打好降本“组合拳”
【字号  
 

    这是一组很有趣的数字对比。

    职工月平均工资,无锡比上海低1550元;社保费率,无锡低于上海5个百分点; 电价与水价,无锡分别低于上海0.0734元/千瓦时和0.84元/吨; 税费方面,无锡还要比上海少1.3个百分点。

    然而意外的是,数个“低”相加,最后却得到个“高”。

    数据显示,去年上海规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成本为79.9元、同比下降1.2%,而无锡为85.97元,同比下降仅为0.1%。地价租金、劳动力价格、生活成本相对较低的无锡,制造成本反而高出上海6.07元。

    怎样进一步有效降低企业经营成本?之前召开的市委十三届四次全会上,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李小敏针对上海、无锡两地的制造成本差异抛出了这一问题。对标上海,企业降成本必须综合施策,我们在抓好规费等方面降成本的同时,还得让各项改革联动起来,提升实体经济的内在动力。

    将降成本内嵌于产业转型升级之中

    往返上海与无锡之间是锡明集团总经理王振宇的工作常态。对于两地的经营成本,他最有感触。

    “打磨到西漳,喷涂找梅村,电镀去江阴,做完机加工还有这些配套要做,你算算,一圈下来光物流成本就要增加多少?”王振宇告诉记者,同样是以制造见长的昆山,产业链相对无锡而言更加成熟和集中,“出门就有配套”让制造的综合成本低了不少。

    某种意义上,上海的情况与之类似。“别看无锡租金、工资便宜,同等条件下,上海的效率高、产出高,相对成本就低了啊。”王振宇举了个例子,同样做一条机器人流水线,他在上海上午订货,下午就能到货;而在无锡,起码要等上两三天,还未必能买到称心如意的产品。时间成本、沟通成本、物流成本、金融成本等各项成本叠加,轻易就消解掉了无锡在租金、税费、人力成本方面的微弱优势。

    “无锡产业链成熟度不及上海。”来自市统计局的调研分析也印证了企业家的直觉。无锡企业由于产业层次不高带来的原材料成本、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足带来的物流成本等大大高于上海。

    针对此,专家开出了“药方”——把降成本内嵌于产业转型升级之中。江南大学金融研究所吴园一教授指出,产业链延伸其实是一种资源,它体现产业集聚的规模效应。产业关联性越强,产业链越紧密,资源的配置效率也越高。通过产业价值链的整合可以将不同优势环节的企业相联系,使产业价值链上的各个环节都达到最优,进而实现企业产业价值链整体最优,获得成本领先优势。

    这条降本路径在无锡物联网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已清晰可见。无锡有物联网龙头企业、有国家级平台、有重大项目、有人才、有标准,囊括了物联网发展的所有关键因素,随着这条完整产业链的成熟,成本的“洼地效应”愈加明显:从去年物博会以来,短短一年时间,中电海康、阿斯利康、阿里巴巴、华为、浪潮、百度等行业巨头纷纷在无锡布局。截至2016年底,全市物联网企业近2000家,营业收入达到2045亿元,营业收入增幅连续五年超过20%。

    对企业来讲,“增效”才是降本的根本途径

    一条生产线由机器手臂自动识别、检测、组装产品,另一条生产线靠人工识别、检测、组装产品,最终出来的成品从外观上难分伯仲,但质量、成本投入和生产效率却存在很大差异。

    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企业家将制造业压力归咎于劳动力成本走高。如果这样的逻辑正确,那么该如何解释像德国这样劳动力成本奇高的国家,在制造业金字塔顶端依然能够游刃有余?

    实际上,人的成本不再是未来制造业的决胜要素。解题制造业降本,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主动参与到智能化的潮流中去。

    无锡国宏硬质合金模具刃具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员。这家原本依赖人工和半自动设备生产的制造业企业,从去年开始陆续投入3亿元购置进口自美国、日本的全自动生产设备,打造的智能化车间于今年年初正式启用。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生产同样产品,与原来生产线相比,智能化生产车间仅需两三百人就能胜任原先1000多号人才干好的活儿。

    而继今年年初完成万锭智能改造后,无锡一棉纺织集团又开始实施近2万锭规模的技术改造项目。据负责人介绍,此次引进安装的萨维奥新型全自动络筒机较之以往自动化程度更高、数码控制更为智能。“有了它们,一棉离工业4.0更近了。”该负责人表示。

    惠山区一家生产轮毂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往无锡制造讲究“短平快”,小作坊买便宜机床,马上用马上赚钱,过个几年报废直接更新。但是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工厂愿意买进口设备,虽然意味着短期内成本的巨幅增加,但产品质量得到提升,而且从机床等设备的使用寿命来计算单位成本投资,反倒更划算。

    对企业来讲,只有“增效”才是降低成本的根本途径。正如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近期发布的《降成本: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报告指出的那样,“降成本最终需落脚到增强企业内生动力上来。”工业生产的高度自动化,以及产品的高附加值,才能让各种类型的制造企业减少对廉价劳动力的依赖。

    政府部门能“减”也要会“增”,全方位助力企业发展

    政策规费等方面的降成本,实惠看得见摸得着,效果立竿见影。但单纯通过降费的方式来降成本,治标难治本,且不可避免会遇到可承受度这个“天花板”。

    围绕降成本,政府能做的不仅是“降”,还有帮着企业“增”。

    在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个聚集了20多家金融机构、注册资本累计达20多亿元的云林金融股权投资中心正在改变园区企业的融资习惯。这里既有瞄准优势项目投资的各类基金,又有担保公司、科技小贷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众多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定制化、创新型融资服务。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就要让企业离资本更近一些,增加他们的融资渠道。”开发区服管局局长张栋告诉记者,对于成长性好、市场前景好、诚实守信的园区企业在资金出现周转困难时,可以到云林金融股权投资中心解燃眉之急。此前,择尚科技、展望科技就是在园区帮助下,获得了200万元的无抵押物信用担保;园区的阿科力、东珠景观等多个项目也获得了无锡金投产业升级股权投资基金企业私募股权投入。

    这只是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企业低成本、高效率经营“铺路子”的一个缩影。在开发区经发局副局长严纯洁看来,对产业主导型开发区来说“留住和引进企业就是命脉。”而经营成本、物流成本、金融成本等综合成本越低,留住和引进企业的几率越高。

    严纯洁告诉记者,去年开发区技改投入项目140多个,完成技改总投资117亿元,发放本级技改资金4300万元,为园区企业争取到省市级扶持资金3500万元,极大地调动了企业技改的积极性。此外,开发区设立产业引导专项资金2亿元,积极搭建科创园、V-park等科创载体,提供30万平方米标准厂房,完善各类配套设施和服务来满足企业多样的经营需求。“营造适宜企业经营的硬环境和软环境,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完善园区配套能力,这就是我们推出的降本组合拳。”严纯洁表示。

    降低企业成本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必须把治标和治本统筹起来。政府部门降成本要综合施策,既抓好规费等方面的降成本,又要通过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物流、金融、科技等生产性服务业,完善各类基础设施等,降低企业的相关费用支出,拓展降成本的空间。(刘杨)

责任编辑: 朱雪娇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8112152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