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120”: 不畏酷暑 只有救人
【字号  
 

    每当听到救护车的警笛声,就好像看到了生的希望。盛夏,身着白衣的“120”急救人选择与高温为伴,时时被汗水浸泡,却依然选择坚守。他们默默坚守奉献的背后,有多少辛劳和汗水却很少有人能体会。

    41度高温,热浪滚滚。“有人猝死,赶快!”金城分站急救医生徐科、金春兴、吉长俊接到出车指令立即往外冲。车子启动前,整个车厢就像“蒸笼”,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正午时间。急救小组赶到了病人家中,情况危急,老人斜躺在椅子上,神志不清,口唇及面部发紫、心跳和呼吸都已停止。可室内没有空调,气温也超过了40度,徐医生立即指挥急救小组现场抢救。由于空间狭小,三人只能将老人放平在担架上。胸外按压、球囊辅助通气、气管插管等急救治疗……汗水流进眼睛模糊了双眼,工作服湿漉漉地贴在背上,环境再艰苦,他们都没有放弃抢救。坚持,还有希望。强烈的使命感,使他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高温,忘记了汗水……40分钟,生命奇迹终于出现了,病人恢复了心跳,生命之光重新闪现。高温下的“120”眼里没有了酷暑,心里想的就是救人。

    高温天,长途重症患者的救治转送同样“烤”验着急救人。8月2日,对于许雅峰急救小组来说异常忙碌。这一天从早上7:45接到第一趟急救任务开始,他们就一直来回奔波于无锡与上海之间,直到第二天的凌晨才结束任务返回家中。长途转运,与市区急救最大的区别在于长时间的随车守护,而平均每趟要在车厢待5个小时左右。一天3趟急救任务,上海无锡跑了6遍,15个小时左右的高强度工作,对于一干就是22年的急救医生老许来说,虽然早已习惯了院前急救的苦累脏险,但在高温天里他也直呼吃不消。许医生回忆高温以来转送的一名夹层动脉瘤患者让他记忆深刻。对于这样病情危重的患者,控制血压、心率是关键。一路上,患者的血压很不稳定,持续上升,许医生不能有一时一刻的懈怠,要不断调整药物的输注速度,使血压保持在合理范围内,避免病人动脉内膜进一步撕裂,出现大出血危及生命。近2个小时的全程监护,满载着生命希望的急救车安全将病人送到上海长海医院。

    烈日炎炎,急救人员每天都在周而复始地重复出车、救治、转运,很多时候他们还要做“搬运工”。前不久支援一线的行政人员冯朝霞说,在“120”,即使是女性也要参与抬担架。她支援一线的9趟任务中有6趟需要将病人从高层中搬抬下来。其中有一名呼吸困难的老人,因为不能平卧搬运,急救组只能将老人固定在椅子上,拿着担架、药箱从6楼抬下来。这样的情景每个急救组每天都在经历。

    这就是平凡而真实的“120”,在这里,速度与爱心每天都在重复。 (俞蓁)

    

责任编辑: 朱雪娇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81121479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