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锡惠公园“藏”着一座崔溥先生纪念碑
【字号  
 

    网友钱玉鑫近日在锡惠公园锡山西北角偶然发现了一处纪念韩国人崔溥的石碑。崔溥是谁?与无锡有何渊源?记者随即联系了锡惠园林文物名胜区文化总监金石声,对方证实确有此碑,且此事由他经办,这块碑不仅记录了一段外国人在中国的历史,更见证了明代中国人对韩国人的友好情谊。

    一块纪念碑揭开尘封中韩友谊佳话

    在金石声的带领下,从秦园街尽头的秀嶂门进入锡惠公园,没走几步就到了锡山西北麓的锡惠公园食堂东南侧,这块韩国人纪念碑就在眼前。石碑呈残旧状,青石质,由碑帽、碑身和碑座组成。如果不是知道崔溥此人或仔细查看石碑碑文,一般的游客很难从石碑正面阴刻的隶书“崔溥先生锡山事迹纪念碑”(注:韩国人的事迹当“遗迹”解)上看出其中的奥秘。石碑背面阴刻的韩文夹杂汉语,是在韩国被称为“国汉体”的碑文,译成汉语意思如下:

    崔溥(1454年—1504年),字渊渊,号锦南。朝鲜全罗南道人。进士崔泽之子。曾参与《东国通鉴》的编纂,历任司宪府监察、弘文馆校理、礼文馆应教。卒谥通政大夫、承政院都承旨。1487年9月,赴济州任推刷敬差官。次年闰正月,从济州乘船回乡奔父丧。于楸子岛附近遇风暴,在海上漂流14天,同行43人,历尽饥饿寒冷,屡遭海盗,九死一生,旋于浙江台州府临海县牛头外洋(今浙江省三门县沿赤乡牛头门)登陆。初被误为倭寇,后经核实是朝鲜人,即受到了诸般款待。回国途中,从临海出发,经宁波、绍兴抵杭州,再经苏州、无锡北上。当先生到达无锡驿经停时,无锡知县官亲往迎迓,并以热忱之心遗以美食。到达北京之后,受到明朝皇帝的赏赐。回国时从北京出发,经辽阳九连城,抵鸭绿江,行程八千余里,历时135日,终于当年7月抵达朝鲜汉阳,写下了《飘海录》(又作《漂海录》)一书。

    从碑文上看,此碑立于2006年9月,距今近十年,碑文由韩国全国市道观光协会联合会长、韩中文化交流会长,行政学博士姜元求撰; 韩国著名书法家李原珩书。对于当时树碑的情况,经办人金石声记得很清楚,韩方于2005年提出在锡山脚下树碑意愿,先委托无锡的旅行社找到锡惠公园提议,后公园与韩方几经协商与书信往来才确定下树碑事宜。金石声回忆,公园方面认为这是见证中韩友谊的好事,便及时向上级相关部门汇报,随后由公园方负责树碑,碑文由韩方提供并在金石声等人的建议下最终敲定,为锡惠公园添一景。不过,这么多年来,除了有韩国游人到此凭吊外,鲜有中国人关注此碑,媒体报道也几乎是空白。

    “一个老外能知道无锡这么多地方,很有水平”

    崔溥是1488年漂到无锡的,这一年是中国历史上的明朝弘治元年。

    当年,34岁的崔溥任朝鲜弘文馆副校理,弘文馆相当于国家藏书馆,副校理是朝鲜官职,崔溥后来做到了五品官。朝鲜古代也有跟中国一样的科举制度,崔溥和他的父亲都是进士,文人出身。崔溥从济州岛渡海回家奔丧途中遭遇海难,最后在中国浙江获救,由中国官员护送,由杭州沿京杭大运河行水路经北京至丹东再返回朝鲜。崔溥也因此成为明代行经京杭大运河全程的第一个朝鲜人。正是这段行经京杭大运河的历程,让崔溥与无锡有了交集。他用汉文日记体写出5.4万多字的《漂海录》中有关无锡的记录是这样的:

    十八日,至锡山驿。是日晴……四更,到锡山留泊。十九日,至常州府。是日晴。诘朝,无锡县知县——忘其姓名——来遗馔服。自驿过建渡桥,入无锡县治中,县即古句吴太伯所都。过建虹桥,都宪门,少司寇第,亿丰桥、进士坊,至锡山之下山,在县西北间,又自锡山过十里铺,高桥巡检司、藩葑铺,治社铺、石渎桥、横林镇铺、横林桥、戚墅铺、兴明桥至剑井。

    金石声解读,崔溥在无锡逗留的这两天是农历二月十八和十九日,从这段文字记录看,崔溥是在二月十八四更时分在锡山停船靠岸的,第二天去拜见了无锡知县,其间几次途经锡山,所以,韩国人提出要在锡山脚下立碑纪念,以便让韩国旅游者来此凭吊古迹。更重要的是,崔溥还提到,他不记得无锡知县的姓名了,但记得无锡知县给他们送吃、送穿,热情迎接,他十分感激无锡人民对他们的友好之情。金石声查阅资料后得知,当时接待崔溥的无锡知县名叫何英,道州人,弘治元年至二年任无锡知县。

    不但如此,崔溥这段文字中还提到了无锡的历史和很多地名,如吴太伯、高桥巡检司,亿丰桥等。太伯奔吴创立句吴国,吴太伯是无锡人的老祖先。巡检司是政府设置维护地方治安的机构,主要职能是捕盗。高桥巡检司在无锡县城西北十里五泻河口,洪武年间建好后移于县署西右角门外,是无锡县的西北大门,那时,日本一些败落的武士常入侵中国沿海地区,老百姓怨声载道。有了巡检司,倭寇便不敢轻易入境。亿丰桥是洛社的地名,现在有亿丰时代广场。由此看来,崔溥的《漂海录》对研究京杭大运河沿岸城市历史很有帮助。“一个老外能知道无锡这么多地方,还记在日记里,说明这个人很有水平,心思细密”,金石声感慨。

    崔溥的《漂海录》堪称

    东方《马可·波罗游记》

    据了解,当时的朝鲜王朝只有语言,没有本国文字,书面文字用的是汉语。崔溥偶然漂到中国,呆了4个多月,行程4000多公里。回国后,他用汉文写出了《漂海录》一书,事无巨细地记述了自己的海上历险与陆上壮游,涉及明朝弘治初年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以及市井风情等方面的情况,是研究中国明朝海防、政制、司法、运河、城市、地志、民俗的重要文献,了解中国明代历史的重要读本。

    金石声介绍,这部书当时并没有刊印,只是作为“秘密报告”供朝鲜国王参阅。这份“秘密报告”后来在1571年被“解密”公开出版了。1769年,日本人把《漂海录》译成日文,改名为《唐土行程记》。1965年,美国人将《漂海录》译成英文出版,书名为《锦南漂海录译注》。1979年,崔溥后裔崔基泓将汉文《漂海录》译成本国文字。

    《漂海录》没有一味歌功颂德,而是客观记录了当时中国的官场民生,还批评了当时的宦官制度,但正因如此被明王朝视为“异化”,此书也被视为“禁书”而难以进入中国,以致这本用汉文撰写的《漂海录》在中国鲜为人知。这也是为什么说起崔溥,韩国人把他当作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而中国人却一脸茫然的原因。

    直到1992年,经北京大学教授葛振家比勘点注,崔溥《漂海录》的点评本才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葛教授评价称:“历史上,外国人写中国的书有好几部,崔溥的《漂海录》可以说是记述中国最好的一部。”

责任编辑: 徐晨宇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江苏频道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619158